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王易霓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笔与墨会,意深笔透——王易霓国画的“士气”之美

2019-08-19 11:31:11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马琳 
A-A+

  曾在阅读木心的《文学回忆录》时,看到他对国内新文人画的评论,他说那“是文盲画的文人画,看了起鸡皮疙瘩”,批评许多画家隐去了文学修养,很尖锐。画家们看了自然不爽,尽管大家都看到了当前画界的许多问题。也因此,近年来整个国画界在思考创新时,更在追回传统。写意,是追回传统最执着明晰的一个路径。在这条道路上,王易霓是其中一位十分耀眼的画家。她的写意画充满了文气,是笔墨的交会,风致情趣兼备,“士气”之美充盈,可贵可叹!

  明清以来,山水花鸟写意蔚为大观,大画家辈出。他们的核心理念便是董其昌所提出的“绝去甜俗,乃得士气”。“士气”之美,是写意国画的核心之美。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国画家王易霓的大写意画作,对于我而言,恰恰找到了一个审美的路径。她的《荷香系列》《质本清廉》《青松赞》《云淡风轻》《林中野味》《母子情》《心有灵犀》《幸福满园》等等大写意花鸟绘画,正是这种“士气”之美的代表作品。追求“士气”之美的国画大写意,讲究“意、力、韵、趣”。此四要,在王易霓的作品中处处可见端倪。她的画作令我们看到了借花幽兴,看到了秀逸跌宕,看到了滋润明洁,更看到了笔墨风趣……于是,这些生机流淌的画作,才不断召唤着我们,走近王易霓,走进她的画,走进臻美之境。

1

  写意绘画在明代晚期获得了最大的开拓与发展。大写意重在“意”,无论是山水还是花鸟,在士大夫画家的笔下,都力图以笔墨取胜,追求无尽的意趣。此画风,其实可追溯至唐代的王维,他在《山水论》中即已提出“凡画山水,意在笔先”,后来者张彦远“意存笔先,画尽意在”,苏轼“画竹必先成竹于胸中”,倪瓒“余之竹,聊以写胸中逸气耳”,王履“画虽状形,主乎意,意不足,谓之非形可也”,石涛“意动则情生,情生则力举,力举则发而为制度文章”等等,均导源于王维的“意在笔先”。“意”流溢在王易霓的画作中,生动的笔墨间,是画家情感意志的深情表现,更是哲学意蕴的深刻表达。

  “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是自古名句,更是对荷花的深情礼赞。王易霓有多幅画作以荷花为题,《质本清廉》《荷韵》《风动荷香之一二三四》《北荷》《花开君子风》《荷》《荷风来》《一片荷风柔》《荷塘戏水一身轻》《迈荷弄水一身香》《鱼荷图》等,这些以荷为题材的作品,透过墨荷、彩荷的晕染,表达了画家以荷为喻,对质本高洁的期许与向往。

  看看《质本清廉》吧,在以墨色为基底的画面上,隐去了荷叶,或粉或白的荷花,点缀在用笔劲利的翠绿芦叶中间,水墨淋漓交融,粉白荷花浓淡相宜,稍加晕染,犹胜艳红。此画充分表现出画家大胆的艺术想象,在跳脱于规制之外的画面上,用清雅的墨色与青黛托举出荷花的高洁,与主题相应。墨荷向来是写意画家的钟爱之题。如八大,就十分得意自己笔下的荷花。王易霓的墨荷作品是在继承基础上的独特创造。她的《风动荷香》系列,即是以墨色浓淡渲染荷花的风姿。《风动荷香》四幅皆是墨荷,笔法单纯简练,浓淡自然,在画“意”之表现上,均是通过墨色晕染,来表达莲花的简淡飘逸,遒劲洒脱。《一片荷风柔》同样以墨荷呈现,但却凸显“柔”气,画面上不见荷花,目之所及是大片墨色腴润、墨气淋漓的荷叶,两条戏水的游鱼与荷柄相映成趣,画家笔之所至是和畅的画面,更是自我心灵的笔墨表达。

  王易霓数十幅咏荷作品,彩之清雅,墨之飘逸,生动再现了荷花绝尘脱俗的逸气与仙气。荷塘中一花一叶,一苇一鱼,是一个不被惊扰的纯美世界。对于观者而言,王易霓用她的一幅幅荷花图,为我们建构了一个清风朗月般的审美时空。

  《青松赞》《万物生》《涛声》等等画作,都在水墨的点染间,完成了画家自我精神的表达。这些画作,是对物象的铺陈,更是对其所寓意的精神品格和哲学命题的深沉思考。写意的精髓在意,书法家祝枝山说“绘事不难于写形而难于得意”,王易霓在她的写意花鸟世界里,得到了此种真意。

2

  当代一些著名国画家对目前写意绘画笔力缺失的现状十分痛心,并且指出当前写意绘画存在“重墨轻笔”、“以描代笔”、“以形盖笔”的严重问题。可见,当代写意画家最需潜心掌握的绘画技法,首先是以笔力的深厚与坚实为前提的。早在唐代,张彦远就在《历代名画记》中说:“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意的实现,需要倚仗运笔之妙。当一个画家以骨力用笔,身心投入,贯至笔端,意方出之。

  王易霓出身艺术世家,家学深厚,又受过很好的专业美术教育,她的艺术追求也因此纯粹。纯粹才能静心,王易霓的“笔力”在多年的艺术实践中不断增进,她的大写意花鸟,是在骨气形似基础上的境界气韵。她深刻理解“书画同源”,“书画同体”的道理,她更是在博采石涛、八大的笔法中,体会到大家的用笔之妙。这些积累体现在王易霓的写意画作中,最终呈现出力透纸背的创作功力。于是,她的写意画才秀雅地立在那里,有韵味,有看头。

  水墨《秋成》是王易霓的新作。满目的果实与枝叶,绝不是纯求墨色的一味涂染,而是见墨又见笔,笔力与墨色结合,完成了“秋成”的“骨气形似”。整个画面的生机活力,恰在于不着痕迹的笔力坚实,与淋漓酣畅的墨色晕染。创作于2017年的《霜冷长河》,更是体现出画家的“运笔之妙”。深冬季节的河岸上,画家以遒劲的笔力,勾勒出是枯藤老树杂草的清晰线条,骨力十足。以白色为主体铺垫的河面由远及近,画家以蜿蜒的线条笔力描绘出长河的柔韧曲线,北方的霜铺就在河岸与河面上,“冷”之境界全出。整幅《霜冷长河》在笔力运用上粗细兼具,幽远自然。以青松为题,意在歌咏其“挺直”品格,《青松赞》在王易霓众多写意花鸟作品中,显得十分独特。山壑渐远,两个向上挺直的松树被推到画面最前端,远处山壑的清淡落墨,近处两松工细而见气势,以笔力而完成了“青松挺且直”的立意。近作《诗韵》,诗在画中,韵在笔下,画如其题。整幅画以墨色为树影,点缀着青靛色的芦叶和若隐若现的紫绿花朵,墨彩皆附着在粗细相间的线条之上,有骨有肉,诗韵十足。

  王易霓在画技方面没有一味拘泥于传统的笔力水墨,而是广纳中西,不断创新。《再见北方》被吸引和赞叹,恰是她开拓创新的结果。画面近景是随风摇曳的芦苇,中景中群雁展翅高飞,远处是一轮红日在云水之间喷薄欲出。这幅作品融合了西画技巧,巧妙构图,结合光线的浓淡,创造了开阔辽远的境界,富含情感哲理。这幅画也再次显示了王易霓中西兼容的艺术修养,更体现出她对多种绘画语言的驾驭能力。

  没有笔力的国画是可怕的,画的气象也难于形成。读书、习字、画画,三者密不可分,正如石涛所说“字与画者,其具两端,其功一体”。可见,用笔是中国画的根本,工笔写意概莫能外。在今天的写意绘画中,意义依然巨大。而王易霓则用自己的作品,显示了她娴熟的笔力技巧,她的写意因此根基扎实,由线而拓展出的墨彩才有了更加活泼泼的生命。

3

  面对和评价国画时,每个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用“气韵生动”来形容一幅舒展的、传神的、富有生命感的作品。在中国古典美学范畴内,尤其是在书画美学领域,气韵生动乃六法之首,最被称道。而“气韵”到底是什么,并如何去表达和感知,在众多艺术家眼里心中,有着不同的答案。大画家石涛在画论方面造诣非常,他提出的“笔与墨会,是为絪緼(也作氤氲)”,“絪緼不分,是为混沌”。混沌是道家哲学的核心理念,自魏晋以来,诗书画领域都有先者倡导以艺术来表现“混沌”意味,而所谓气韵常常就流动在一片絪緼之中。便览王易霓的画作,写意是技巧,更是内蕴,在那些墨色晕染,流彩点缀的写意表达中,活泼的生命气息即被表现,气韵由此生动起来。

  王易霓的写意画作十分善于用色,正是通过用心的着墨设色,她的画方显出一派絪緼之气,境界始出。《涛声》创作于2015年,是让人眼前一亮的杰作。画面上重笔勾勒的近处波涛与山壑沟石气势磅礴,远处淡墨晕染的树影似有若无,灰白色的天空浩渺朦胧,黑白相间的海鸟振翅高飞,整个画面一派絪緼景象,动静相宜,而涛声似乎就响彻在耳边。《荷韵》以深浅不一的墨色间杂青靛色的芦叶,烘托出一朵朵粉白色的荷花。画面笔墨气势依旧,却同时在敷色用彩上,兼以青绿与粉红,荷花被高高托起,高洁品格得以烘托。而画面上端极浅的用墨平添了悠远的韵味,使整个画面充满了流动的节奏感。《月色》以水墨入画,纵横的枝蔓撑起大片的花叶,画家用墨自下而上由深渐浅,枝叶间两朵用线条勾勒的花朵,蕊间留白,自然空灵,形象似乎脱略,却虚实相生,充满了笔墨意趣。画作题为“月色”,画面的静谧温柔恰如其题。《风和鱼悦》《荷风来》《惠风和畅》《一片荷风柔》等等大写意画作,都在墨彩浓淡之间,创造了一个秀逸清雅、絪緼悠远的自在世界,其间笔姿跌宕、水墨淋漓,每一幅画都被赋予了鲜活的生命。

  气韵生动乃绘画六法之首,也为众多画家孜孜所求。王易霓遍临写意古画,广纳精华,养成了深厚的绘画功力。然而,一幅好画是自然生长出来的。王易霓的画,之所以“含滋蕴彩”、“生气蔼然”,是她的积累和功力,更是她的绘画天分使然。

4

  米芾评价董源的写意山水,称之为“平淡天真”,明代徐沁论花鸟,认为“人巧不敌天真”。写意绘画的气息如何能追人肺腑,“天真”是关键。由美协管理工作回到自己艺术世界的王易霓,是一个个性十分突出的画家。她的个性尤其体现在对写意花鸟的“天真”追求,她的笔下充满了“趣”。王易霓在富有新意的布局中,充分运用水墨絪緼的特性,创造了一个个充满趣味的生气世界。

  以“鱼”为题,穷老庄之境。鱼一直被许多写意画家所钟爱,在其哲学内蕴。晚年的朱耷潜心研究庄周哲学,多次以“游鱼”为主题进行创作,以寄濠濮间想。王易霓深受石涛、八大等写意画家的影响,在继承中不断创新。在她的鱼戏图中,少见朱耷的隐痛落寞,更体现出一派自由祥和的雅趣。《一江春水》的画面上,大小不一的墨鱼自由游弋,“浑然天成,五墨齐备”,淡墨晕染处似水似荷,充满了无限的想象力。王易霓的多幅以鱼为题的画作命名为《鱼乐图》。作于2010年的《鱼乐图》中,鱼在墨叶粉荷之间畅游,两条鱼形态各异,天真毕现,“乐”在其中。最喜爱画家作于2008年的《鱼乐图》,画中墨叶苇草滋润明洁,乐游水间的两鱼各具神态,生动传神。另一幅作于2006年的《鱼乐图》画面简洁,一鱼一叶一莲蓬,信手拈来,别有生趣。《风和水静》《风和鱼悦》《惠风和畅》《荷风来》《一片荷风柔》《鱼荷图》等画作,或皆水墨,或间着色,都在荷、风、鱼的结构布局中,创造了一个充满意趣的自然世界。庄子说“鯈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王易霓在她的多幅“鱼乐图”里,创造了一个鱼乐的恬然境界。

  王易霓的画趣还体现在那些“小故事,大道理”的故事性营造上。在那些耳熟能详的日常题材中,王易霓总能在墨色点染中,将其化出新意,一个个充满寓意的小故事便铺展在宣纸上。《深情》中,一个神气活现的猫咪仰望成熟的葡萄,是对丰收的礼赞,更有对果实的向往,充满生趣。《母子情》中,一群小鸡雏围在鸡妈妈身边,彼此深情凝望,以此象征人间的母子情深,惯常的自然景象在王易霓的笔下被赋予了气息生命,画作的新意由此产生,画面所传递的情感由此动人。再看两幅《松林曲》,小松鼠栖在树上,其活跃的身姿好似随时可以自松枝间跳跃,自然风物顿时间变得趣味无穷。早年的《童趣》,题即在“趣”,几只小鸡雏围观在一个小虫周围,怯怯打量,活灵活现地表现出“初出茅庐”的小动物,对捕捉“美食”的陌生情态。

  石涛说画水墨山水要“搜尽奇峰打草稿”,一个画家要画好情趣盎然的生活,要对生活有广泛深入的体验,更要有“简淡天真”的心灵境界,画家独特的格局与界趣才可形成。王易霓的画风品格高逸,有真我之趣,也在此理。

  作为画家的王易霓,将自己的所见所思,一一付诸于笔端,寄情于笔墨。她的勤勉天分,也使得其画作“愈出愈奇”。在她的笔下,花鸟虫鱼是自然风物,更是大千世界。在路上的王易霓,洒下一路繁花,令我们目不暇接,驻足惊叹。

马琳(辽宁大学教授)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王易霓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